考古队破解河南“具茨天书”年代谜团

2019-03-14 06:09:07

考古队破解河南“具茨天书”年代谜团   这些线条代表什么呢  这些图案想表达什么呢   ■商报记者 王向前/文 “具茨天书”发现者 刘俊杰/图   “现在可以肯定了,具茨山的岩刻形成于4000年前”12月5日,经过近一个月的实地考察,以宋豫秦教授为核心的河南具茨山考察史上最强大团队下了如此结论   具茨山贯穿禹州、新密、新郑,山上的“天书”自上世纪80年代末被发现以来,其形成年代及含义一直是难解之谜如今,笼罩在“天书”上的“年代谜团”终被揭开,   据此,有学者大胆推测“天书”的含义:中国最早的文字,大禹治水的“河图”,炎黄部落聚居的“记事”等等一调查组成员说:“目前讨论含义还为时过早,我们能破解的是这些岩刻是4000年前古人留下的,突破了中原地区没有岩画的论断”   ■ 最新   专家界定“天书”写于4000年前   12月5日,在担当了近一个月的向导之后,“具茨天书”发现人刘俊杰送走了远道而来的最后一位客人——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宋豫秦   刘俊杰说:“宋教授要去深圳会见一位易学专家,共同研讨这些符号的含义”   它们是什么时候雕刻上去的这是比甲骨文更早的文字还是古人占卜星象的卦图由于已发现的符号、图画皆刻画于具茨山裸露的岩石之上,具茨山岩刻形成年代成难解之谜,而这个年代断定是破解其含义的关键一步   为此,河南新郑黄帝故里文化研究会邀请诸多学科专家,组成了以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宋豫秦和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周昆叔为核心的具茨山岩刻考古调查课题小组,11月4日正式组队进驻具茨山,进行踏访考察,全面普查岩画岩刻   历经艰险,二十多天后,课题组会同省内专家,根据地层叠压关系,初步确定岩刻形成于4000年前   参与研讨的郑州考古研究院院长张松林说:“岩刻研究是世界性难题,虽然具茨山岩刻研究才刚刚开始,但现在可以断定年代范围了,这是很关键一步”   诸多专家还在山上形成“会议纪要”,认为在具茨山所发现的圆形、方形、条形以及网状等岩刻符号及其排列组合形式,明确表达了某种知识和逻辑的内涵与以往我国其他地区发现的以写实为主的岩画、岩刻相比,具有不同的文化含义和鲜明的文化特色   听到结论,作为向导的刘俊杰比发表看法的专家还要激动“我的猜想终于证实了!这些岩刻是有含义的,我为这些符号已经跑了20年”   ■ 回望   山中摄影意外发现石刻符号   1988年,18岁的禹州小伙刘俊杰身背摄影包,来到距离家门口不远的具茨山   那天山风很大,具茨山秀美的风光吸引着他不断攀登山石突兀,道路崎岖,他小心翼翼弯腰前行扭头间,他发现身旁的一块大石头上有几串排列整齐的圆孔   “那里海拔较高,很少有人去,谁会闲着没事去凿石头”他说,搞摄影的大都注意细微处,仔细观察,他看到那块岩石的外表已经风化,圆孔的边缘也不太整齐,年代显然已经久远   他有心朝前方瞧去,不远处的一块岩壁上也凿着类似符号再往四周看,刘俊杰惊呆了,成片成片的岩石上都刻着各式符号,不过都风化严重他兴奋异常:“这么多符号,说不定是文物,是古代人在石头上写的字”   刘俊杰无心摄影,醉心于突然发现的这些符号在随后许多年里,他在摄影之余经常守着这些“天书”细细品读,翻越每座山寻找这些神秘符号并拍摄下来“我发现大约有5个峡谷都存在这些奇怪的符号”   12月6日上午,记者从具茨山山脚下的周定王陵出发,沿着台阶朝山顶走去山顶叫老山坪,坐落有一巨大岩石,顶部平整小心攀爬上去,两个呈梅花形状的符号醒目入眼刘俊杰说,这是众多岩刻中的两个   从山顶沿山路下行至半山腰,有一岩石下部中空,搭出一个岩棚,另一块较小石板安卧其下石板位置极佳,斜身面朝西北,无风雨之蚀其上分布着两排共12个圆坑,其中一个较大,其余的则大小相同这12个圆坑有四个连在一起,其余的则分散开来,总体呈一个长约33厘米、宽约9厘米的长方形   时至今日,粗略统计,刘俊杰拍摄到的符号已经有3000多处   ■ 推测   它是大禹治水的“河图”   符号中不但有梅花状,还有线条状熟知历史掌故的刘俊杰,在翻山越岭搜集符号的同时,不由自主将其与大禹治水联系了起来   禹州自古称华夏第一都黄帝之后的诸多帝王,如颛顼、帝喾、尧、舜等领地均在禹州,其后因大禹治水有功,禹州又成为大禹封地,始有禹州之名时至今日,大禹治水的故事在禹州还广为传颂   2004年,刘俊杰曾拜会我国水利史学科创建者姚汉源先生姚先生看到他整理出的资料,十分兴奋,也直接将其与大禹治水联系在一起   根据刘俊杰指点,记者看到这样一片石刻,四条方向一致的较粗线条,“挟持”着五条细线条“这非常像古代人绘制的河流,粗的是主河道,细的是支流”他说   一块巨大黑青石上的“河流”图案更复杂,上有一硕大的圆坑,似一湖泊,一条线仿佛河道曲折而下再往下邻着悬崖处有一矩形大坑,悬崖一侧似乎是一个笔直大坝,并有一豁口,仿佛用于泄洪他又分析:“这个区域可能是专门的治水区”   对于另一块酷似河流的图案,今年春天前往考察的水利专家徐海亮则称:“当我走近这块石英砂岩时,不禁肃然起敬!它确实与古代黄河以南,伏牛山、嵩箕山以北,淮河以北的豫东平原上的淮北水系形势非常相近”   “学者们对历史上是否有大禹治水还在争论,具茨山水利符号的发现,将大禹治水这一遥远传说拉近到我们身边,岩刻形成于4000年前,这刚好是大禹活动的年代,这关系着中华文明的起源”刘俊杰说   ■ 探寻   这里会不会是“黄帝的故城”   为查找岩刻,刘俊杰跑遍了具茨山的山头,老山坪是他最熟悉的地方   在这里,除发现岩刻符号外,他还找到了石锤、石日晷等古代的石器,而在挖掘这些东西中,他又发现脚下好像是一个古山寨遗址   老山坪的山腰平坦处,散布着大片用石块砌成的房屋,这些石屋都已经没有屋顶,仅留半截墙壁或者根基,它们相距很近,排列得也十分规整,好像精心规划过一样,另外还有狭窄的街道和胡同   刘俊杰介绍,在这一带的五个山头上,分布着七个这样的“聚落”,其中六个“聚落”围绕着一个“聚落”,总共有500多座1000多间石屋,足够两三千人居住   奇特的还有,石屋之外还有外城墙和内城墙,把五座山头连接起来,成为一个严密封闭的“世界”冬日草木枯黄,在刘俊杰指点下,这些痕迹很容易辨认   “这里应是古代人居住的村落深山老林中,会是谁呢”他查阅相关文献,看到记载较多的是黄帝与具茨山关系,不管《庄子》还是《水经注》及地方志,都说黄帝在具茨山活动,甚是详细   “史书上都说这里是黄帝活动的地方,这里会不会还曾做过黄帝的都城”通过许多考证,刘俊杰大胆地提出又一个假设   而支持他看法的实物,就是他发现的石锤、石日晷等器物,他认为这是古人使用的石器   ■ 期盼   早日揭开“具茨天书”神秘面纱   其实,在具茨山蜿蜒的身躯上,岩刻除“梅花”、“河流”外,还有生殖崇拜、劳动工具等图案   刚结束的考察中,专家对目前发现的3000多幅图案中的约500幅进行研究,将其分为岩画和岩刻符号两大类几幅可以辨认的岩画分别表达了人物、天、地的含义;岩刻符号,由于数量较多、内容复杂,暂时按形态分作9类22式,它们多为洞穴状刻符,有数量关系,且多为6或6的倍数   由于岩刻研究较为漫长,众专家对其含义不敢妄下论断周昆叔教授说:“根据我们对具茨山岩刻的初步调查,它是在中原地区迄今发现的唯一古文化岩刻群它较早地、较清晰地表达了先人及其后裔对天文、地理的认识,对数量关系的理解和精神层面的体现”   但即使如此,也足以令刘俊杰欣慰他说,从发现岩刻那天起,他就把破解谜团当成了生活的重要部分在奔波中,他发现一些带有符号的岩石被村民围堰造田时破坏,甚至一些村民乘凉坐的石凳上、猪圈墙上都有带神秘符号的石块他呼吁具茨山周边的居民们要保护这些神秘的石刻刘俊杰更希望有更多专家投入进来,各学科联合起来早日把“具茨天书”的谜团解开   据了解,新郑市和禹州市都已成立了专门的具茨山岩刻研究机构 神秘中原,可惜图太少啊 四年前学者试解“具茨天书” 看不出与治水有关http://news.qq.com/a/20040305/000042.htm http://news.QQ.com  2004年03月05日05:13   北京娱乐信报昨天本报刊登的《具茨山“天书”印证大禹治水》一文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许多读者给本报打来电话发表对这些“神秘符号”的一些看法更有学者据刊发的三幅“符号”图片推断,该发现可能为我国有关炎帝时期的考古研究找到了一个直接的文物证据 刻在石头上的神秘符号 “天书”藏在悬崖峭壁上《郑州晚报》供图   中国太平洋学会海洋文化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已从事考古学和古文字研究30余年的文化人类学者王大有先生昨天给本报打来电话说:“这一发现如能得到证实,那将对我国的上古历史学和考古学有重大意义”   王先生对记者表示,他也曾经去过几次具茨山,考察过当地的古文化遗存昨天从报上看到几幅图片,令他为之一振,“已刊发的图片看不出与大禹治水有联系但从刊出的这三幅图片上来看,至少代表了我国文字在古代三个时期的发展”   “首先是最上面的那幅拓片,并不是一张地图,而是商代的族徽”王先生解释说,图中所展示字符的寓意为“玄鴞”,右上方是“玄”字,左边是“鴞”字,合为“玄鸟”其中“玄”代表黑色,“鴞”是一种鸟,就是猫头鹰,当时又称为“凤鸟”,是“大鹏”的意思而图中的那个方形是庙堂台这个拓片文字是图腾徽铭,距今约3500年至3100年   另一幅“刻在石头上的神秘符号”那块石头上的符号,则有可能是出现在我国唐宋时期的隶书“子”字,其年限最早不会超过汉代,据今约有2000年至1000年的历史   王先生说,隶书最早出现在我国春秋战国时期,到了汉朝、南北朝进入成熟时期“从图片上来看,这块石头有些残缺,但仍可推断出其上面的寓意根据石头上的符号所显示,这应该是现在的‘子’字”   还有一幅是最引起王先生注意的“天书藏在悬崖峭壁上”上所显示的图像王先生表示其应该是我国早期的象形文字,距今约有6000年至5000年的历史,这也是这三幅图中距今年限最长的他说,按照图中所示,其应该是现今的“杲”或“午”字,虽然写法不同,但都代表的是一个意思,意为“中午的太阳”   王先生说,该字符与在河南省仰韶文化时期的庙底沟中发现的很多象形符号很相近,应该是我国最早的象形文字,它同时见于同期的大汶口文化,要早于甲骨文   王先生表示,这几幅图还不能证明其与大禹治水有何关联,但不容置疑的是,这一发现对我国的考古学有非常重要的价值他说,具茨山所在的新郑区域在历史文献记载中,是古代炎帝时期的文化区,是炎帝时期“祝融”的文化遗存,这几幅图可以证明炎帝时期的这个部落确实在此生活过,也确实像文献记载中所提到的炎帝时期是生活在新郑周边的这个地域,也是以现在的新郑为当时的帝都这为“三皇五帝”的炎帝时期的研究上找到了文物上的一个直接的证据“在考古学上,这些图中所显示的含义要比发现大禹治水的含义还要高”   那么为何具茨山会出现不同朝代的文化遗存呢王先生解释说,因为河南省在我国古代时期属于中州,也就是历代王朝活动的中心区域,而中州的中心就是新郑,新郑的中心点又是具茨山不同朝代的人民都会居住于此,因此出现不同时期的文化遗存也就不足为奇了 河南具茨山“天书”或为原始社会晚期岩画(图) 2004年02月17日 15:46 这些石头上都有神秘的符号 刻在石头上的神秘符号 图据中原新闻网 点击此处查看其它图片   中新网2月17日电 据大河报报道,经专家鉴定,河南许昌具茨山无名峡谷中的“天书”符号初步认定为是岩画,岩画形成的年代推测为原始社会晚期河南省文物研究所和河南博物院的专家们已建议该省文物局对具茨山峡谷中的岩画进行全面调查   河南省文物研究所和河南博物院的有关专家说,具茨山位于新郑、新密和禹州等地的交界处,是人类文明发祥地的中心地带   史料记载,具茨山是黄帝经常活动的场所,在这种文化背景下,具茨山峡谷中发现的岩画对于研究当时的社会状况具有相当重大的意义(记者熊堰秋)   相关报道:河南一山暗藏神秘“天书”千古之谜亟待考证   中新网2月11日电 据中原新闻网-郑州晚报报道,1988年春天,刘俊杰为拍摄乡村风光题材图片,来到了位于新郑、新密、禹州交界处的具茨山上刘俊杰清楚地记得那天的山风很大,具茨山秀美的风光深深地吸引着他,他不断攀高,走过山脚的民房,爬到半山腰处,一块凿有几串整齐圆孔的大石头映入眼帘:“这是谁家孩子的杰作”这是刘俊杰脑海中最先产生的念头,但仔细想想,这里海拔较高,人迹罕至,而且细细观察,那块岩石的外表已经风化,圆孔的外形也不太整齐,显然不是现代人的“杰作”往四周瞧去,不远处的一块岩壁上也雕凿着奇怪的符号再往远处看,刘俊杰不禁惊呆了,远处竟然有成片成片刻有不同符号的岩石,最大的一处符号竟然有两座房子那么大,最小的也有棋盘大小,有很多是刻在石壁上,还有一些是先在山体上凿成连体巨型石碑式、阶梯式形状后,再在上面刻满“长篇大论”   在随后的许多年里,刘俊杰在摄影之余经常守着这些“天书”细细品读,翻越每座山寻找这些神秘符号并拍摄下来“这些石刻符号的总面积在400~600平方公里,我发现大约有5个峡谷都存在这些奇怪的符号”   刘俊杰告诉记者许昌市原副市长白喜臣告诉记者,他曾亲自到现场看过,一些岩石上的神秘符号和刘俊杰提供的照片完全一致,他也看到有些刻有符号的岩石面积很大,其中有一种铁燧岩十分坚硬,上面的神秘符号保存相对完好   神秘符号无法鉴定   记者看到,刘俊杰拍摄的照片中,那些神秘符号有些类似现在的棋盘,有些类似甲骨文;有单个的符号,也有类似书法的成串题字,还有成行成篇的,以点、圆和几何图形组合居多,有些几何图形和古代布阵图十分相似   昨日,苦苦寻觅“天书”答案许多年的刘俊杰在记者的帮助下找到了部分省内权威文物考古专家进行鉴定河南博物院的专家们看了资料后的答复是无法鉴定因为从未见过这样的符号,需要更高一级的专家来鉴定   随后,记者和刘俊杰又来到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古文字研究专家贾连敏看了照片后说,这些应该是符号,但单看这些符号很难断定年代,就是到了现场也很难判定年代,但不管年代是早还是晚,这些符号跟文字起源的关系不大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孙新民认为,在中原地区以前没有发现过这类符号,大批岩石符号和以往外省发现的岩画也不同,从考古角度来说不好确定年代,需要请国家级专家来进一步鉴定   郑州大学历史与考古系博士生导师、古文字专家王蕴智看了照片后说:“我是专门收集早期文字符号的,但这些岩石上的符号与过去在陶器上发现的符号都不同,根据这些石头照片里的符号特征,我感觉像是人类早期的刻画符号,也可能是汉字出现以前的早期刻字符号,究竟如何定性,需要地理专家和历史专家一同到现场考察,首先需要地质专家对这处山谷演变的文化背景和痕迹年代进行考察,这样有利于文物考古专家考证这些符号的年代”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古文字专家郑杰祥看了照片后告诉记者,这些符号如果都是在岩石上所凿,那可是具有重大意义的发现,这是中原地区第一次发现山岩上的刻画符号   千古之谜亟待考证   是不是蜿蜒40余公里的具茨山上只有几处峡谷拥有神秘“天书”这些符号究竟诞生于什么时代这些符号是否和星象、水利有关千古之谜亟待人们去发现   《水经注》里记载:“黄帝登具茨之山,升于洪堤上”《庄子》中记载:“黄帝为天子十九年,令行天下,闻广成子在崆峒山上,往见之”巧合的是,具茨山脉还真有一座崆峒山《拾遗记》里记载:“轩辕始造书契”而《淮南子》中又载:“黄帝之史仓颉初造书契”历史文献中记载的文字起源究竟和这些神秘符号有没有关联,都有待于地理、历史专家们进一步考证(尚若云/文陈平生/图) 在禹州、新郑、新密交界处的具茨山,远远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但禹州摄影爱好者刘俊杰19年的探寻发现,让它闻名四方 神秘的符号,神秘的“河图”,酷似“神秘天书”,引起各方猜测是中国最早的文字是中原唯一发现的岩画是大禹治水的“河图”还是炎黄部落聚居的都城遗址众说纷纭,迷雾重重,它们究竟是什么东西什么时间出现在这里依然难下定论 神秘符号有1000多处 一开始,我们的考察就被突然而至的阵雨笼罩 中午时分,带着帐篷、睡袋、GPS定位仪,还有一切野外活动所需的用具,我们从具茨山下的高峒村出发 我们选择了一条山溪,乱石丛草中,溪水蜿蜒而下,冰凉的感觉,从湿透的鞋底上升,沁入心间“每次来,我都走这条路,这样才有感觉”“天书”的发现者刘俊杰说 我们向上攀爬一个小时后,溪尽头,回首看已至半山腰再上爬数十米,一石突现眼前,其下部中空,搭出一个讲究的岩棚,另一块较小的石板则安卧其下 石板的位置极佳,斜身面朝西北,而无风雨之蚀其上分布着两排共12个圆坑,其中一个较大,其余的则大小相同这12个圆坑有四个连在一起,其余的则分散开来,总体呈一个长33厘米、宽9厘米的长方形“这些圆坑组成的图案应该是河图洛书中的一种形式,它记载了当时发生的某种事件,但现在还破解不了”刘俊杰说 正因破解不了,才显得更为神秘 我们在附近又寻找到七八处这样的图案它们大多刻画在砂岩、云母岩上,能看出先开凿后研磨的痕迹,但无法看出其年代的印痕 在整个具茨山上,这样的符号有1000多处,其中比较精美的有五六百处,不知道它们究竟在诉说着怎样的事件,是记述一次灾难,是描绘一次盛会,还是一次无意义的即兴游戏 在附近的两座山的山腰,还发现了一个大石臼和3个日晷 石臼坐落在一块巨石上,直径30厘米,深度也达到了35厘米,里面积满了泥水 而日晷则多在悬崖畔其中一个日晷直径1.5米,被丛生的茅草和卷柏包围,呈25度角向东南倾斜,两腿像龟腿一样伸向悬崖外,上面刻画了一些复杂的纹路整个日晷像一个潜伏在草丛中的乌龟“应该还有一个附属的东西,这样可以测日影”刘俊杰说 有生产生活用的石臼,有测量日影的日晷,还有神秘的记事符号 大禹治水“河图”现世 离开半山腰,我们攀爬到山顶阵雨突然变为如注的暴雨,我们虽然穿着雨衣,但浑身依然湿透,这时山雾也一下子包围过来“这样的大雨正好看‘河图’”刘俊杰大笑着说 19年前,刘俊杰首次发现神秘符号之后,再行进山搜寻,突然之间,也是遇到了这样的大雨浓雾天气,他赶紧往山下走,转来转去,就是转不出那座山,直到雨停之后,得到一位上山老人的指点,才走出那座山,不想途中竟遇到了第一幅“河图”“好像是天意!”他回忆说 我们看到的第一幅“河图”,刻在山顶最高处的一块石头上,四条方向一致的较粗的线条,似乎是四条主河道,而5条较细的线条,则像5条支流,雨水落在岩石上,汇流进线条浅浅的沟内,呈一定的倾斜度,向东南流去,好像要给我们一个印象深刻的展示“这应该是大禹治水时所使用的河图,因为大禹曾经在这一带活动过”刘俊杰推测道 还有四处更具规模的“河图”,但大雨浓雾之中方向难辨,行走艰难他用GPS一再定位修正方向,我们在几座山头峭壁间来回攀爬了两个多小时,才在一座山的山脚下发现了另一幅“河图” 这幅“河图”就是刘俊杰发现的第一幅,它的规模更为庞大,有曲折回环的河道和枝丫丛生的支流,在平地与山间纵横,密密麻麻的景象,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是一幅治理河道的“总图”,对每一条细微的河道,都有所交代但因为现存河道的历史变迁,我们无法把它们与现存的河道联系起来“还有三个局部河图,在另一座山的山谷间”刘俊杰说但风雨之中,将近黄昏,因为浑身湿透,我们无法实现露宿山谷的愿望,只好返回禹州 次日,山雨依旧我们在发现“总图”的山头对面的谷中,找到一个高五六尺、直径近两丈的黑青石,这块石头被当地群众叫做“憋盖石”,上面建有一个一两尺高的小庙 其上雕刻出复杂的图案,有一硕大的圆坑,似一湖泊,一条线仿佛河道曲折而下再往下邻着悬崖处有一矩形的大坑,积满了雨水,悬崖一侧似乎是一个笔直的大坝,并有一豁口,仿佛用于泄洪“这个区域应该为专门的治水区”刘俊杰分析说 山顶聚落为史前都城遗址 山溪尽头,巨崖当道,我们以为行程结束不料刘俊杰说,山顶还有一个庞大的聚落群 暴雨之中,过齐腰深的草丛,在一条狭窄的小道上行走了两个多小时后,接近山顶,此时小道紧贴崖壁,下临深渊,稍一滑足,不堪设想 小道尽头,为一两丈高的石砌山门,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拾级而上,到得山顶,则是另外一番景象,依山势垒起一块一块平整的梯田,错落有致地罗列其间 刘俊杰说,这些梯田有五百多亩,都相当肥沃,以前,有一户因赌博输掉全部家产的人家来到这里生活,住了四五代人 令人称奇的是,梯田的一侧还有河道,雨水顺着河道流下峭壁,河道里长满丰美的水草,河岸上则是葱茏的果木 河道另一侧的山上,则聚集着大片的石屋残迹这些石屋都已经没有屋顶,仅留半截墙壁或者根基,而且墙壁都是石头砌成它们相距很近,排列得也十分规整,好像精心规划过一样,间隔相同,大小一样,还有狭窄的街道和胡同,俨然是一个完整的城镇 在山顶最高处也是最平坦处,石屋的格局变得格外阔大,仿佛政府的会议大厅 刘俊杰说,在这一带的五个山头上,分布着七个这样的聚落,其中六个聚落围绕着一个聚落布局,总共有500多座1000多间石屋,足够两三千人居住石屋之外还有外城墙和内城墙两道城墙把五座山头连接起来,成为一个严密封闭的世界 比较特殊的是,这个叫做老山坪的山三面均为悬崖绝壁,通往山顶的只有我们刚才走过的那条路在半山腰西北方向的一个隐蔽之处,我们还发现了一处天然的自然泉,这里应该是一个取水点,证明以前山上应有充足的水源,可以保障居民正常的生活 这些石屋建造于什么年代它是一座天然的军事要塞,还是一座大禹时代的都城遗址 很难有人说得清楚 刘俊杰推测这里是大禹时代的都城遗址这种推断的唯一证据是,山顶上发现了一个类似碾盘的日晷,上面刻满了神秘的符号 刘俊杰带领我们,在山顶另一侧的丛石中,找到了一个碾盘一样的石块这个石块被几个大石头压着,仅仅露出了一角,有符号的一面则朝向了地面,要想翻过来,得五六个人合力才行我们只好作罢“这是唯一的证据,恐怕有人偷走,我才藏起来”刘俊杰说 专家各执一词疑云难以拨开 神秘符号、神秘“河图”、神秘聚落,还有另一座山上的一些神秘的雕刻,像暴雨中的浓雾一样,将具茨山的谜团遮盖得纹丝不透,犹如大自然留给人类的“天书” 具茨山的“天书”经媒体报道后,引起不少专家的兴趣,专家们也做出了各种推测中国太平洋学会海洋文化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已从事考古学和古文字研究30余年的文化人类学者王大有认为,“天书”应该是我国最早的象形文字,距今应该有6000年至5000年的历史,要早于甲骨文同时他认为,其中有几幅图可以证明炎帝时期的“祝融”部落确实在此生活过 也有不少学者初步判定,“天书”应为原始社会晚期的岩画,应为“中原岩画体系重要的佐证”;而另一些水利专家则推断,“天书”可能出现在大禹时期,这将证明大禹这个“传说中的人物”确实存在 喧嚣过后,亲自去过现场的几位专家则显得比较冷静和理智 河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古文字专家郑杰祥认为,根据现有的资料,无法搞清这些符号的年代,它可能是古人留下的,也可能是现在的放牛娃刻下的,所以无从确认其性质 河南省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李立新博士前去考察的时候很兴奋,但到那里之后很失望,因为没有看到很震撼的东西,都是一些比较零碎的东西“如果能够在那里发现大量的彩陶,就可以完全确证” 河南省文字学会会长、郑州大学历史学院博士生导师王蕴智教授有着同样的观点王教授说,就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无法找到一些同时代的参照物与其类比,也根本无法找到断代的坐标,目前所有的说法都是没有依据的 地理河南让我们一起探秘 我们生活的自然界,从来不乏诡谲奇异,它们以千变万化的姿态,扑朔迷离着我们的感官这些大自然的秘密,这些地理意义上的谜团,在河南大地也从不缺乏,有独霸高山之巅的红蚂蚁,有散乱山间的“神秘天书”,有传说中警示人间变数的 “猪叫石”,有盛夏结冰的冰冰背,有神秘水怪出没的湖泊,有成千上万只蝙蝠出没的蝙蝠洞,还有会发光的土地…… 这些奇异的地理现象,有的耸人听闻,有的百思难解,它们神秘的面纱,让我们满怀好奇之心,跋山涉水,进行地理学意义上的探究,试图为你揭开大自然鬼斧神工背后的秘密 如果您知晓一些难以解释的神秘地理现象,如果您知道河南境内哪里有未解之谜,欢迎提供线索,记者希望为您揭秘: 李长需13937182130 袁晓强13603860373 来源:东方今报 李长需/文 袁晓强/图 源地址:http://www.huaxia.com/wh/kgfx/2007/00662103.html 千古之谜亟待破解神秘符号 破解具茨山上的“天问密码” 专家在具茨山上现场勘察 中国科学院周昆叔教授在现场向与会专家展示地层叠压关系 具茨山上的岩刻符号 核心提示 2008年11月28日至29日,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等国内顶尖级权威专家,聚首新郑,进行了为期两天的具茨山岩刻符号考古调查现场会初步考古结果表明:这些岩刻符号大体“诞生”于4000年前,散落于具茨山上的历史“碎片”为探究华夏文明起源提供了重要而有力的论据 “东临碣石有遗篇”500多处散落于漫山遍野的岩刻符号无人能解,成为久未解读的当代“天问” “天何所沓十二焉分日月安属列星安陈”2300多年前,一代骚客屈原,仰视天空,下俯大地,抒写了问天、问地、问人的大写意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陆续有大量的岩刻符号在新郑市境内的具茨山上被发现,然而,这些岩刻符号是什么时候雕刻上去的又是谁雕刻了它们它们究竟代表和传递着什么样的信息10多年来,一直无人能解这部神秘而又神奇的“天书”,成为当代“天问”! 记者曾经两次随着专家学者上山勘察这些神秘的符号,有的状如神秘的“河图”,有的酷似“神秘天书”,有的宛若“类文字”,有的恰似棋盘让我们展示一下几个具有代表性的岩刻符号: 在南山半山腰处,一块儿巨石突现眼前,其下部中空,“搭”出一个讲究的岩棚,另一块较小的石板则安卧其下石板的位置极佳,斜身面朝西北,而无风雨之蚀其上分布着两排共12个圆坑,其中一个较大,其余的则大小相同这12个圆坑有四个连在一起,其余的则分散开来,总体呈一个长33厘米、宽9厘米的长方形 在附近的两座山的山腰,还发现了一个大石臼和3个日晷石臼坐落在一块巨石上,直径30厘米,深度达到35厘米,里面积满了泥水而日晷则多在悬崖畔其中一个日晷像潜伏在草丛中的乌龟,直径1.5米,被丛生的茅草和卷柏包围,呈25度角向东南倾斜,两腿像龟腿一样伸向悬崖外,上面刻画了一些复杂的纹路 在南山山脚下则静静地躺着一幅“河图”“河图”其上雕刻有曲折回环的河道和枝丫丛生的支流,在平地与山间纵横,密密麻麻的景象,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是一幅治理河道的“总图”但因为现存河道的历史变迁,使人们无法把它们与现存的河道联系起来 据推测,目前,在具茨山上这样的岩刻符号达3000多处,目前经专家现场踏勘确认的约有500处 数年前,诸多新闻媒体也曾对此报道并引起了部分学者的高度重视,引起各方猜测但由于这些符号、图画皆刻画于裸露的岩石之上,因而关于其年代一直是个难解之谜岩刻符号的“出生年代”无法确认,后续研究也就无从展开 神秘的岩刻符号犹如大自然留给人类的“天书” “东方不亮西方亮” 依靠地质环境考古“旁证”,岩刻符号有了大致“出生证”,成就世界考古史上的划时代之举 “天问”总有解答时2007年秋冬之交,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周昆叔等陪同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王文超登临具茨山踏勘,王文超嘱托周昆叔对其进行全面调查 2008年11月4日至28日,由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河南省科学院地理研究所、河南新郑黄帝故里文化研究会、禹州美景图片社等组成的“具茨山岩刻考古调查队”在半山腰的史硐村村委会安营扎寨了,领军人物就是周昆叔和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宋豫秦 科学研究来不得半点虚假和浮躁已发现的500余处遗迹散布在具茨山的山脊、山坡、山麓与山沟中,好像一张张纸片分布在绿草和百花丛中调查队决定把“摸清家底”作为先决条件予以突破,对岩刻符号全面普查,分门别类初步将其分为岩画和岩刻符号两大类现在可以辨认的岩画有几幅,它们分别表达了人物、天、地的含义;岩刻符号,由于数量较多、内容复杂,专家们暂时按形态分作9类22式,它们多为洞穴状刻符,有数量关系,且多为6或6的倍数此外,还有网格、线条及难以归类的复杂岩刻符号 接下去的难题就是必须破解它们的起源,才能找到它们代表的各自“密码”“而确认岩刻符号的‘年龄’恰恰是迄今为止一个世界性难题”在具茨山上宋豫秦坦然说道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周原黄土’是解开岩刻符号时代问题的一把钥匙”国内地质环境考古的泰斗人物周昆叔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从破解黄土的“土龄”入手进而破解它所压盖的岩石刻画“石龄” 何谓“周原黄土”周昆叔解释说,黄土高原东南缘堆积了一万年来(全新世)1米左右的黄土经他本人研究,该层黄土从下至上可以分为5层,即杂色黄土、褐红色古土壤、褐色古土壤、新近黄土和耕土层这些黄土分别与新时期时代以来的古文化有对应关系,即杂色黄土含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在中原核心地区该层古文化有待发现);褐红色古土壤层含裴李岗、仰韶、龙山时期古文化,也含夏商周三代文化;褐色古土壤层含东周、秦汉文化;新近黄土含秦汉后文化由于该层一万年来的黄土在陕西关中周原地区表现典型,故命名为“周原黄土”而新郑市的具茨山处于黄土高原的前缘,正好具备这种研究的条件 理论推算如此,但必须找到相关土层方能以资“旁证”苍天不负有心人!2008年11月14日11时30分左右,这是一个注定要载入考古史册的时刻调查队终于在漫山遍野之中,新发现了两处全新世红色土层叠压岩刻符号的地质剖面11月28日,专家学者以及省会主流媒体在山上共同见证了这两处“稀世之宝”周昆叔一边现场演示,一边说出自己的判断“这两处地层叠压关系和岩刻符号皆暴露清晰,保存良好,具有史前时期人类文化遗存的诸多特点” 在分析土与石的依存关系时,周昆叔研究员说,由于流水冲刷和人为破坏,原被褐红色古土壤覆盖的岩刻圆洞才得以暴露但从它与附近黄土层的关系看,岩刻圆洞肯定是伏在16厘米的褐红色古土壤之下以周原黄土每年沉积约0.1毫米来计,可以推算褐红色古土壤下伏的岩刻圆洞应形成于距今约4000年前 对此大发现,宋豫秦教授在点评这一发现时兴奋不已:“这是世界岩刻符号考古史上的创举,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他接着形象地给记者诠释到:“这就像考证一个人一样,在你无法确认他的大体年龄之前,可以通过他所穿的衣服来大致确认,比如,假如他穿的是化纤料子衣服,那就可以推断他是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的,因为在20世纪50年代科学家才开展合成纤维的改性研究,化纤料子衣服则风行于上世纪80年代之前”以此类推,由此可以推知具茨山岩刻岩画多半是史前人类的文化创造尽管我们需要深入研究这些岩画、岩刻符号的内涵,但它很可能是从无文字到有文字之间的一种过渡文化因此,具茨山岩画对研究文字起源、华夏文化渊源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专家组组长北京大学教授莫多闻认为,具茨山周边的新石器时代遗迹较多,这些岩刻符号闪耀着自然与人文的光芒,极具考证价值 河南博物院研究员张维华研究员激动地说:“具茨山上的岩刻符号是一部尚待继续破解的鲜明鲜活的文明史,具茨山是名副其实的圣山” 河南地理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鲁鹏则用诗化的语言抒情:“因为重要而神奇,因为神奇而重要” 在此次调查现场会形成的权威纪要中,专家们是这样“众口一词”做出关键性评价的:“与以往我国其他地区所发现的以写实为主的岩画、岩刻相比,具茨山上所发现的圆形、方形、条形以及网状等岩刻符号及其排列组合形式,具有不同的文化含义和鲜明的文化特色新郑是中原文化的腹心地区之一,在中原地区首次发现的具茨山岩刻符号,传递了早期人类的文化信息,为本地区上古文化的研究提供了又一类新的实物依据,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在科学的大道上是没有平坦的道路可走的,只有不畏劳苦艰险、沿着陡峭崎岖的山路努力攀登的人,才有希望到达光辉的顶点” 在庆贺岩刻符号考古实现“零的突破”的时刻,我们不能忘记这些“爝火者”马克思一百多年前说过的那段话依然管用可以说,没有这些“不畏劳苦艰险、沿着陡峭崎岖的山路努力攀登的人”就没有今天的大发现、大探索、大突破! 生在具茨山南麓的刘俊杰本是禹州市朱阁乡的一位普普通通的摄影爱好者如果不是上世纪90年代末一次偶然的机会到具茨山采风,恐怕他会一直坚守着他的“禹州市美景图片社”过着小康日子呢!偶然蕴含必然,自从刘俊杰成为具茨山神秘符号的最早发现者之后,便一发而不可收10多年来,他拍摄了数千幅照片,并对神秘符号进行了深入研究记者看到他随身携带的“五件宝”足可以“以小见大”:自行车、GPS卫星定位仪、摄影包、野外帐篷和小型发动机“衣带渐宽终不悔”,自从他迷恋上具茨山上的神秘符号之后,他的图片社所赚的钱刚好与探索与研究的费用扯平前不久,河南省新郑黄帝故里研究会破格吸收他为研究会理事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周昆叔,今年已经75岁高龄了!这位满口湖南腔的“倔老头”是记者的“老朋友”了,2004年,周先生在郑做嵩山地质环境文化考古时,记者就采访过他 为了破解当代“天问”,周先生四上具茨山特别是这一次,在半山腰安营扎寨近一个月说起这次调查,周先生有“三个之最”——最惊险的莫过于他的两个“后空翻”,在现场调查时,由于一脚踏空,老先生顺坡来了个720度后空翻却平稳“着陆”,前去救援的助手倒是摔得不轻!爽朗的周先生诙谐地说:“这是上苍在保佑我!”最兴奋的是,当他和他的助手找到那两处全新世红色土层叠压岩刻符号的地质剖面时,周先生就像找到自己失散多年的孩子一样,扑了上去,凝望审视,小心翼翼地抠下泥土端详许久最大的愿望是,余生将奉献给具茨山上的岩刻符号他对记者推心置腹地说:“我今年已经75岁了,平生无憾事,余生就是要把这些神秘符号搞清楚所以,今年春节我已经做好不回北京的准备了” 得益于周先生的雄心壮志,记者在采写这篇稿子时可谓“近水楼台先得月”! 宋豫秦教授就是咱郑州老乡,老家在前进路附近所以,他对具茨山上“神秘符号”更是情有独钟谈到此次扎根山区做调查,他直言“关键词”:“家乡情节挥之不去,神秘符号引发冲动”为此,他错过了两次参加国际学术会议的良机宋豫秦身高马大,年轻力壮,加之郑州老乡的身份,使得他在全部调查过程中义不容辞地担当起组织协调的核心人物角色 作为助手,河南省新郑黄帝故里研究会的刘晓芳是去年刚从西北大学毕业的中东问题研究生回到桑梓之地,一心报效故土就是这位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孩儿,在这次调查时却创造了令人不可思议的“奇迹”:拳头大的肉包子她一顿能吃九个在山上,刘晓芳一直是被当做“壮丁”使用的! “虽九死而犹未悔,吾将上下而求索”具茨山岩刻文化是一部大地古书,是一所美丽的画廊,更是一座内涵丰富的露天藏书馆“保护它,研究它,运用它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新郑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河南新郑黄帝故里研究会会长高林华在采访结束时道出了黄帝故里人的心声! 我们期待着,期待破解“天问”的更新更多奇迹再现! 洛阳嵩县大章有个地方叫石碑 洛阳嵩县大章有个地方叫石碑,外形弧线,状如石碑轮廓,内有文字,无人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