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爱的不是偶像,是被提炼出的萌元素

2019-04-10 11:07:04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本年度Q4的“国民老公”应该可以花落王凯了回顾一下前三季度的“国民老公”:Q1是李健,Q2是杨洋,Q3应该是宁泽涛候选“小老公”有:李易峰、霍建华、钟汉良、郭碧婷、陈粒等“终身老公奖”颁给王思聪,“期待未来奖”颁给康康,“指日可待奖”颁给吴磊此外,还为大圣特设“虚拟老公奖”一名 可以想象,一个活跃在B站和微博上,热爱转发各种图片和GIF的姑娘,此时此刻,应该是承欢膝下,“猴子”满堂在如今这个每逢换季就有男艺人被捧为新的“焦点男神”,网络少女们换“老公”速度赶不上男神更新速度的时代,要坚持从一而终,多么艰难这已经不是70、80后追星的那个年代了——记得十多年前,我做某明星的粉丝时,在他的论坛上潜水半年之后才敢战战兢兢出来发第一个主题帖我们那一代的粉丝,曾怀有某种自觉:喜欢是一件需要用充足功课来匹配的事情,如果不能深入了解,那么岂敢妄谈热爱,如果表达毫无新意,那么说出的每个字都无意义当下这一代的粉丝显然并不这么看待,“××我の嫁”“我要为你生猴子”已经成为表达粉丝之情最通行的方式一个网络少女和一个明星之间虽然没有“单恋”之外的其他感情,也没有可以维系的其他关系,但他们仍然会投注高度热情来表达自己的喜欢,甚至会更为直接地表示:“老公,芒(艹亡)我”如果有人通过观察中国网络来推测中国出生率的话,大概也会对中国步入老龄化社会的说法怀有质疑——明明,民间的生殖意愿是如此的高涨 对于男神更替,且粉丝与其建立感情的效率之高,有一个典型例子例如,现在人们大多已经不记得几个月前还有粉丝疯狂追捧过李健其实李健和王凯也没什么区别:少女们都是在社交网站上反复刷这两人的手部照片,“修长而洁白的手指”,“身为手控一本满足”之类的关键词反复出现并且,他们同样都被归为“禁欲系”的类别,更准确的说法是:“自带逗逼气质的禁欲系”哦,对,他们的粉丝还同样对于“学历”这一点颇为自豪说真的,你能找到他们的区别吗或者说,你能在那些看上去爱意满溢的粉丝描述中,找到他们的差异吗就像我们在2月和11月都会穿上毛衣一样,李健与王凯,不过是这件毛衣和那件毛衣的区别:不同色,但同款,且还是爆款 这是碎片化时代的另外一个表征:人们走马灯一样的换着偶像,偶像们轮流占据舞台他们一夜之间闻名于网络,价值立刻变现——但一直到他们过气之前,似乎也没有被真正认识过粉丝是一台隆隆作响的机器,你丢一个活人进去,三下五除二的,活人立刻被提炼成“萌点”:男友力、大长腿、手指修长、眼下痣、耳后的细绒毛、西装裤里紧绷的大腿、字好看、声音好听、人鱼线、八块腹肌、酒窝、逗逼、暖男、禁欲、闷骚、老干部、霸道总裁、白衬衫、一粒耳钉、倒车时单手打方向盘、低头浅笑…… 这是一座正在搭建中的“萌元素库”流行的作品似乎也只能提供这些了:人设代替了个性,萌元素代替了审美,话梗代替了情节男主角不是深沉冷静、智力超绝,便是霸道总裁、面冷心热,或者逗逼搞笑小王子(不过最近不是太流行了)你无法逃避这一遍遍播放的关键词,从而影响到自己的世界观和审美观当你喜欢王凯“修长的手指”时,李健与流川枫一起活了过来人们甚至无暇去思考自己到底喜不喜欢这种元素,而只是被自动唤起了——像膝跳反射一样,被激发了 于是,你并不需要认识一个偶像的全貌,你只需要认识他的手、他的腿、他的表,就可以形成“生猴子”的关系你像在超级市场买东西一样,在这个元素库里自由挑选,结账一部分后,又把另外一些列入了购物车你越来越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买东西的速度越来越快——比如,你从“酒窝控”变成了“单面酒窝控”你看起来就像真正大权在握一样——敏锐、独立、自主 所以,现在剩下的唯一问题是:什么时候流行小短手的萌元素呢霍思燕什么时候才能迎来她的春天呢毕竟,哆啦A梦也是有萌萌的小短手的啊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一剑在握 赞同: 顶一个 好啊!